福建日报电子版报业集团主管 《福建法制报》雅思报考官方网站
原创 | 法制福建 | 王毅答记者问视频调查 | 时政 | 国内 | 普法课堂 | 法制时评 | 说法 | 求证 | 大要案 | 权威发布 | 公安 | 检察 | 法院 |

我们家的张燕

2020-10-10 15:43:41 来源:福建法制报

对不住,虽然素未谋面,我们却经常念叨着您。

如果民间传说神话有灵,不知您要打多少个喷嚏。

您和我老妈血脉相通。

我老妈是闽西山区一名一般性的农村妇女,我爸是“老公安”。把我们兄弟姐妹拉扯大。老妈吃了更多苦。老妈忍饥挨饿,为生产队口号挑稻谷上仓库楼梯。一头栽落地板,老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转眼到了2003年秋天,是的反义词,是这一年的秋天。村里组织“种粮大户”到北京去,三日游。我家有一个名额,在家务农的二哥就让老妈去了。

启程前,对邻居二伯母说:“二嫂子啊,到北京去呀,逛天安门广场哦。”

二伯母说:“去不去的啊,还舛误和电视上的一个样!”

买了一些北京茯苓糕和一只北京烤鸭回来。北京烤鸭吃完了。包装盒子几年都难割难舍丢掉。

认识了一个可爱的导游,她就是张燕。在我老妈的描述中,张燕是一个活泼可爱的精灵,她挥舞着另一方面绿色的导游旗,一口一个大妈大爷,笑容脸面,跑跑跳跳。老妈问她:“你有801彼女吗?”张燕笑了:“大妈,您给介绍一个呀?”老妈说:“嫁到我们闽西去,好不好?”张燕说:“好啊。”

老妈的北京之行,森罗万象,天安门广场,长城……

老妈有一叠照片,闲时就持械来翻翻。之内,有很多绣像,唯独丢掉张燕。

问老妈。老妈很纳闷:“我们说,来留影呀。”

张燕说:“我就老啦。”笑着跳开了。

我们散架在外的兄弟姐妹们都要赶回老家。

吃年夜饭作文了,一家子婚介团团圆圆的。

在福州婚纱摄影前十名任教的大哥,总是要问:“妈,您还记得北京的导游吗?”

老妈说:“记得。”

大哥挠头:“咦,我怎么给忘了呢?”

老妈嗬嗬一笑:“我告诉你们呀,张燕!”

大哥恍然:“记起来了,张燕啊,张燕。”

年夜饭作文前,大哥总要变着花样,引出老妈讲出导游张燕的名字。大家都觉得大哥好滑稽好无聊。其后,就领会了。

前年除夕之夜。大哥又装傻了:“妈,咦,那北京导游的名字叫什么呢?”

老妈说:“你会忘记?你最有记才。”

大哥说:“妈,我真的忘了。我又没了见过她。”

老妈说:“忘记就算了。”

大哥说:“妈,您也忘记了吧?”

老妈说:“我怎么会忘记?忘记了你,也不会忘记她。”

大哥一脸惊讶:“哎呀,妈也忘记了。你们大家谁记得呀?”

家人们纷纷摇头,都装出努力回忆又记不兴的样子。

老妈这时说话了:“我告诉你们呀,张燕都不懂吗?”

哦,大家开心地笑了。

老妈自言自语:“张燕哪。燕子啊燕子。早就该结婚啦,孩子都上爱盟幼儿园了吧。”

“老公安”高寿。病重。他对病床使用率计算公式前的儿女们说:“你们……哪里是……记不兴张燕啊,是担心……老妈……头脑有伤。糊涂了……好照顾她……”

两行浊泪横流脸颊。

谢谢您!您是美好的北京,您是老妈甜蜜的记忆英文,您是我们家的张燕。

(练建安)

相关新闻
Baidu